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闺殊 > 正文卷 第二十五章:秃驴休要胡言
    端坐在公堂之上的陈大人定睛一看,问道,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“贫道乃幽州真云观道长无尘子是也,方才路过?#35828;?#38544;隐见有六?#36335;?#38634;之兆,出家人不忍有人蒙冤受害,遂前来一观究竟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那道士已经移步进入了公堂,待走近了卫殊才看清他的长相。

    原来这道长虽满头银发,但年纪却不大,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,身材细瘦高挑有点像德云社说相声的秦霄贤。

    这时县令又问,“那依道长所言你觉得这里面是何人蒙受了冤屈?”

    除了千夫所指的卫殊又还能是谁?

    无尘道长似笑非笑四?#39540;?#20102;一眼,最后目光落在卫殊身上道,“就是这位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此女分明是妖孽,在场的这么多百姓都可以作证。”惠仁和尚抢先道。

    闻言道长微微挑了挑细长的眉目,?#36335;?#26159;才注意到和尚一般,用诧异的语气问道,“是你?”

    简单的两个字却引起了众?#35828;?#29468;想,莫非这道长跟和尚之前认识?

    县令大人开口问道,“怎么,道长认识这位法师?”

    “倒是位熟人。”

    无尘子说完抿起了?#21073;?#19981;动声色的留意着和尚的?#20174;Α?

    和尚也果然是心虚了,听到他的话衣袖下的拳?#26041;?#20102;紧,眼瞳中划过一?#21487;?#24847;。

    旁人看不大清楚,卫殊的距离却看的了然,这分明是和尚有把柄落在道士的手里,眼下怕被人揭了老底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这位惠仁法师的师父与贫道的师父乃是故交,且我们二人还是同乡。”道长悠悠说道。

    和尚一怔,赶忙赔笑道,“是啊,当年一别如今道友可安好?”

    可无尘道长却全然无视和尚的谄媚,垂下眸子不屑去看他。

    陈大人见状,便开口,“既然二位还是?#35270;眩?#37027;还请道长也来看一眼这卫家小姐到底是不是妖孽?”

    说?#32982;?#20102;指站在一旁的卫殊。

    无尘子的目光也只在卫殊身上淡淡的一瞥,就做出结论道,“回禀大人,贫道并未看见什么妖孽,这就是个普通的小女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陈县令听了微微诧异,“道长说她并非妖孽,可这法师以及堂下的百姓都认定了她是个妖孽,甚至?#31455;?#30340;母亲都因为她死而复生接连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这点道长又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无尘?#24189;?#36947;行不够就不要在这?#20223;?#20102;,免得有辱师门。”惠仁和尚也跟着发出警告。

    无尘?#27704;?#20919;的瞥了一眼惠仁和尚,“?#20040;?#36139;道尚?#19968;?#26377;师门可辱,不像你早已被逐出师门,如今又算作哪门子的法师?”

    古往今来的佛道两教都讲究根渊,尤其是佛教,十分注重传?#23567;?

    若一个和尚被逐出了师门,那他便算不的和尚了,在寺庙的登记?#19981;?#34987;销掉。

    惠仁和尚一听急眼了,从方才无尘子一进来他就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怕自己被逐出师门的事被揭发。

    可到底还是发生了…

    “无尘子,你在这胡说什么??#20687;?#24590;么就不是法师了?你不是也?#22312;?#24471;到了你师父的真传吗?难道当真看不出?#21019;?#22899;并非原主?”惠仁和尚怒道。

    闻言,卫殊心里一咯噔,这和尚一开始就咬定了自己不是真正的卫殊,难道他真的是有法眼?

    “呵呵,真亦假时假亦真,你用妖言蛊惑众人冤害卫小姐,她就算无辜也要被你污蔑成妖魔鬼怪了。”无尘子的语气带了些许愤怒。

    一个仙风道骨,一个色厉内荏,二人在公堂之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除了那些百姓依旧选择相信惠仁和尚的话以外。

    陈县令倒是难得的不昏聩,而是抓住了重点问道,“等等,方才道长说法师被逐出师门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无尘?#28216;?#24494;一笑,“回禀大人,三年前这惠仁和尚因犯了色戒被逐出师门,他的师父勒令他还俗,但没想到如今他竟还打着金山寺的名义招摇撞骗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陈县令一听大怒,厉声呵斥道,”好你个妖僧,竟敢戏弄到?#31455;?#22836;上了!”

    惠仁和尚一听心底?#37096;?#22987;害怕了,赶紧在公堂下跪了下来,“大人明鉴,怎可听信这妖道的?#24187;?#20043;词,?#20687;撓行?#20026;青?#21069;?#22995;也为大人您祛除妖孽,去没想到如今竟被反咬一口,”

    无尘子?#37096;?#21475;,“大人若是不信,尽管去金山寺庙一查便是!”

    陈县令?#34892;?#29369;豫,金山寺在青城之外,若是派人去调查,至少得要一天的时间,可眼下他这衙门外头已经被青城的百姓里三层外三层给围了起来,此案今日若没有个了结,怕是不得?#26448;?

    惠仁和尚显然也想到了这层,便加以利用,开口道,“大人,这妖女若再留一日,青城又不知要有多少人受其毒害,尤其是老太太,您也要为老太太想想啊!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母亲躲在床底下的样子,陈大人痛心的拧了拧眉心。

    惠仁和尚见状,赶紧又道,“大人,?#20687;?#24314;议即刻处置了这妖女,否则今日已经惊动了她,若再放她离去等同于放虎归山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请大人处死妖女!”

    “对,杀了妖女!”

    外面的百姓也一个个摇旗呐?#21834;?

    卫殊冷笑,自己到底怎么就成了这些愚民眼中的妖女了?

    “大人,还请听贫道一言.“无尘子又站出来道。

    陈大人一挑眉,“道长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无尘子道,“如今这个惠仁和尚自己的来历都不清楚,大人又怎可听信他的妖言惑众?”

    “嗯...”

    陈大人转念一想觉得无尘子说得对,这惠仁和尚口口声声咬定卫殊是妖孽,可他自己却身份不明。

    那么他所说的话又有几分可信度?

    于是陈县令清了清嗓子道,“那么在场有谁可出来证明惠仁法师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民妇于氏求见!”

    外头传进一个女?#35828;?#22768;音,卫殊隐隐觉得而这个声音?#34892;?#32819;熟,?#20174;?#24819;不起来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陈大人一拍惊堂木,“传!”

    很快,一个身穿宝蓝色雪锦长衫的妇人走上了公堂,妇人保养得极好,看上去也就?#28860;?#19977;十岁,螺鬓凝香晓黛浓,满?#26041;?#32736;装饰甚是耀眼。

    卫殊眉头跳了跳,这妇人正是花无色的母亲,于夫人。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?#25490;?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?#23601;剑?#26080;广告清新阅读!

我心狂野官网
复利投资理财是真的吗 河北排列7 襄阳麻将卡五星规则 5分赛车开奖 新疆11选5 吉林麻将三七夹什么意思 伟大魔术师 皇冠走地足球比分即时指数 江西新11选5基本 广西11选5最新开奖 500万彩票比分直播 上海十一选彩票走势图 浙江20选5走势风釆 上证指数腾讯财经频道腾讯网 麻将怎么看番 3d预测牛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