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許君不知情深淺 > 正文卷 077、兒媳婦的條件
    阿灃主動攬差事不過是想去國公府見那個小丫頭,許珵有心捉弄他一下,才故意在里面加了封信。

    按他所想,憑那丫頭對自己的“厭惡”,至少得質問阿灃這信的用意;

    而為了解釋這信,阿灃至少得絞盡腦汁,也沒多少心思去接觸那位小霍姑娘。

    何尹灃還是忍不住得意地仿佛有根尾巴在后面翹了起來,“我就快定親啦!主子,將來我爹娘要是不同意,您也得幫我多多勸勸他們,我是真的想討老婆了!”

    剛說完話,何尹灃就發現許珵和唐棋都用很詭異的目光注視著自己,不由縮了縮肩膀,“怎么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唐棋回神,立即打手勢:和誰定親?

    何尹灃嘿嘿笑,“到時候再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唐棋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。

    何尹灃把他好好氣了一把,又轉向許珵,向他擠擠眼睛,“主子,我的事已經解決,可你的信被人無視了,怎么辦呢?”

    許珵抬起頭,早已看穿了何尹灃眸中的狡黠,淡淡一笑,“藥能送到就好。”

    這回答滴水不漏,何尹灃也無可奈何了,只好告退離去。

    目送何尹灃的身影消失在門外,許珵臉上淡淡的笑容逐漸變得僵硬,而后慢慢消失,眸中的光芒一下黯淡了。

    唐棋擔心地看著他,半天才試探地打了個手勢:他不知道,不知者無罪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我沒有怪阿灃的意思。”許珵淡淡地接話,緩緩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氣自己的無能為力……罷了。”

    離開了福熙閣,何尹灃腳下生風馬上跑回自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何飛容和鄭妍音已經在屋內嚴陣以待,但想到滿懷期待的霍棠兒以及霍明佑的叮囑,何尹灃鼓起勇氣,把剛剛在衛國公府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意料之中,自家老娘瞬間炸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才回京多久,怎么可能就看上什么姑娘了?”

    鄭妍音瞪著面前昂首挺胸的兒子,忽然一下子覺得自己蒼老了許多。

    兒子真的長大了……都要娶妻了啊。

    何尹灃悄悄瞥了一眼還沉著臉沒發話的自家老爹,堅定地站在原地,“兒子就是看中了!而且娘你以前不是說了挑媳婦的條件,她樣樣都符合啊!”

    鄭妍音瞠目結舌,“我哪有說過什么條件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去給挽云閣送完胡粉那次。”何尹灃掰起了手指,“您是不是說過,要個乖的?”

    “誰不想要乖的?”

    掰起食指,“膽子小點的也行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再掰中指,“還要不愛出門、時時在你眼前晃悠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”

    屈起無名指,何尹灃底氣更足了,“還要個省心的——是不是,這些可都是您自己說過的,別不認賬啊!”

    鄭妍音差點沒暈倒。

    上次她就是這么隨口一說,這臭小子竟然還一條一條地給她記下來了?

    她忽的醒悟,這小子竟然回得這么機靈,分明就是蓄謀已久,哪里是什么最近看中的!

    拿下自家老娘,何尹灃看向那邊還沒說話的何飛容,聲音也放軟了些:“爹,所以……這事兒有得商議么?”

    不等何飛容開口,鄭妍音忽然想起一事,焦急地道:“那個衛國公府的大丫頭,不就是——霍家那個老二的丫頭么?”

    “霍家老二?”何飛容終于開口,輕“咦”了一聲,“就是那個當年在宮宴上輕薄吳貴妃反被推進水里淹死的那個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何尹灃大氣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他也是剛剛才從霍明佑的口中得知了棠兒的父親有這樣的過去。

    這名頭若是別人聽來,只會覺得那個霍二郎死有余辜;

    但憑霍明佑的保證,以及何家多年來宦海沉浮,何尹灃對這種手段已經見怪不怪,自然更不會輕信這話。

    他只是著實心疼霍棠兒。

    頂著這樣的壓力,無怪她總是一副謹小慎微的敏感模樣……

    等會,老爹對這事這么清楚,難不成——老爹會因為那個霍二郎的事討厭那個丫頭?

    何尹灃不禁有些著急,馬上又道:“爹,這事——”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,何飛容沒有再就棠兒的父親問什么,只是抬眸淡淡瞥了一眼兒子,“你真那么喜歡那丫頭?”

    何尹灃沒有遲疑,用力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剛剛在國公府,霍明佑問了他不少問題,而正是這些問題,讓他看清楚了自己心內所愿。

    ——也不知道小國公是從哪兒找到這些刁鉆古怪的問題的!該不會是他的岳丈曾經這么考驗過他?

    沒想到丈夫竟然對兒子有些贊成的意思,鄭妍音心里沒來由的難過,酸溜溜地道:“嘿,這么快就有了媳婦忘了娘……”

    何飛容抬眸看了她一眼,“兒子長大了,早晚要娶妻,你憂傷個什么勁?到時兒媳婦乖巧聽話懂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她絕對乖巧聽話。”何尹灃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何飛容“嗯”了一聲,“這幾日要忙王妃忌日的事,我去信一封給衛國公,等過了這十日,我要去親自見見那個丫頭。”

    鄭妍音一聽,不樂意了,“就不能讓我去么?”

    何飛容淡淡看向她,“憑你的本事,足以把人家小姑娘嚇哭,說不定死也不肯嫁你兒子。”說著,他眼睛里溢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鄭妍音愣了愣,這才反應過來,“好哇你竟敢擠兌我——”一掌就拍了過去。

    何飛容輕松躲過,也毫不客氣地出手,兩人戰成一團,從屋內打到了外面院子里。

    倆人一打起來沒完沒了,算是夫婦倆的特別愛好。

    何尹灃扶著門框站立,無奈至極。

    其實吧……他的黑臉老爹在嚇人方面也不比他老娘差多少啊。

    但剛剛老爹不經意的話突然令何尹灃回神——

    十日后,是王妃的忌日!

    難道剛剛老爹就是去福熙閣與王爺商量這事?

    何尹灃捂嘴,怪不得剛剛看主子的神情那么萎靡……

    他立即朝臉上扇了一巴掌,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把這事給忘了,剛剛竟然還調侃起主子來!

    夤夜,京城四處都沉浸在靜謐之中,宵禁過后的街道只有三三兩兩的五城兵馬司衛兵在巡邏。

    琢天城外的官道上,響起了急促的馬蹄聲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我心狂野官网
广西友玩麻将 山东快乐扑克三走中奖规则 闲来江西麻将官网 sg飞艇开奖 500比分网即时比分 甘肃十一选五方法 上海期货配资利息 江苏体彩11选5推荐什么码 大地棋牌官方 江西11选5开奖查询 股票融资利率 幸运农场安卓版下载 江苏7位数开奖20026 老快3开奘结果 3d独胆王独胆预测专 郑州麻将带混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