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牧神記 >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章 認栽(第三更!)
    秦牧為馬爺接回手臂,又為瘸子接回腿腳,將兩位老者放在藥鼎里,燒了滿滿一鼎藥湯,熬煮兩人,命狐靈兒在鼎邊添火。

    他走出房間,只見外面天色已晚,秦牧來到院外,卻見士子居中空無一人,應該都跑出去避難去了,只剩下都天魔王還站在士子居的巷子里,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秦牧上前,掀開神像的肚子,神像的肚子里有數以百計的精巧齒輪,秦牧伸出手,將肚子里的齒輪撥弄兩下,都天魔王頓時感覺到腿腳能夠動彈,連忙撒腿便跑,跑了幾步,體內又傳來咔嚓咔嚓的聲響,所有關節再次被鎖死。

    “龍大,你把他拖回院子里。”秦牧向門口處的龍麒麟道。

    龍麒麟搖了搖尾巴,大腹便便的走上前來,咬住都天魔王一條腿,將這尊魔王拖倒,叮叮當當的拖回秦牧的院子里,扔在墻角。

    “你娘蛋的,有種大戰三百回合!”

    都天魔王罵咧咧道:“你將我鎖住算什么英雄好漢?”

    秦牧充耳不聞,安安靜靜的調配著靈藥,那神像身上突然泛出雷光,試圖飛出神像,不過隨即神像表面浮現出各種符文印記,符文印記變得明亮,將那雷光困在神像中。

    都天魔王破口大罵,神像表面被烙印著樓蘭黃金宮的封印符文,是秦牧從樓蘭黃金宮寶庫的符寶上學到的符文印記,被他在煉制神像時,悄悄的印在了神像上。

    秦牧也擔心他入主神像后還能逃出來,所以又添加了這種符文封印。

    秦牧配好藥,轉頭向墻角里的都天魔王認認真真道:“你將你所知的所有幽都語言傳給我,我便將你放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你的鬼了!”

    都天魔王怒道:“你休想我再次上當!”

    秦牧一臉忠厚,誠誠懇懇道:“我們可以簽訂土伯之約,這樣你便可以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你大爺!”

    “哎哎,你這魔王怎么罵人呢?”

    “愛你大爺!你休想再讓我信你一個字,信你一個字,我就是你龜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瘸子和馬爺舒舒服服的躺在大鼎里,鼎中藥湯咕嘟咕嘟的冒著水泡,啪啪的炸開。

    “小狐貍,再添把火。”

    瘸子瞇著眼睛,看著自己的大金鏈子從水里飄了起來,回頭瞥了還在罵咧咧的都天魔王一眼,笑道:“牧兒這小家伙,真的長大了,我原本以為還需要你和我動手,才能除掉這勞什子魔王,沒想到他自己就搞定了。我現在有些擔心了,不擔心他,擔心那些與他作對的人。話說這小子跟誰學的這么壞,這么損?”

    馬爺盯著瘸子。

    他脖子上的大金鏈子也從水里飄了起來,金漆快被煮掉了。

    瘸子納悶道:“村子里都是好人,這小子跟誰學的這么奸詐?難道是出村后便學壞了?”

    馬爺繼續盯著他。

    瘸子笑道:“你看我做什么?我臉上有花嗎?你盯得我發毛了。馬爺,你以前是不是做過捕快?你看過的時候,我心里總是發毛。”

    馬爺轉過頭去,淡然道:“我曾在都護府做過幾十年的捕快,后來到大理寺任職。破了一場大案之后,名動天下,于是大雷音寺尋到了我,這才沒有繼續做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難怪,你看得我毛毛的。大雷音寺的和尚真是多事,你都還俗了,還來找你。”

    兩人被煮了一宿,期間秦牧又換了次藥,待到天色大亮,馬爺和瘸子起身,梳洗整齊,秦牧已經做好了早飯,一家人坐著安安穩穩的吃了頓飯。狐靈兒跑去幫秦牧洗碗,瘸子起身笑道:“牧兒,我和老馬爺不在你這里住了,我們走啦。”

    秦牧連忙烘干手上的水,道:“我送兩位爺爺。”

    馬爺擺手道:“不必了。看到你過得很好,我和瘸子也都安心了。我們老了,你已經能保護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瘸子依舊拄著拐杖,看他一眼,笑道:“老馬爺又傷感了。也罷,你過來送送我們。你若是不送我們,他能難過兩三天。”

    秦牧跟上他們,一路送他們下山,道:“馬爺,瘸爺爺,你們的手臂和腿腳剛剛接好,還不能太用力,須得調養一兩年,而且手和腿腳也要經常練練,免得留下后患。”

    馬爺點頭。

    瘸子唏噓道:“二三十年習慣了一條腿,被砍掉的那條腿猛然又長回來,還怪不習慣的。”

    馬爺深有同感:“殘廢了半輩子,手又回來了,總覺得用不著這只手。”

    秦牧將他們送到山門前,瘸子笑道:“回去吧,不要送了。”

    馬爺揮手道:“記得回家過年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回去!”

    秦牧鄭重點頭,目送兩人離去。

    馬爺與瘸子走出京城,瘸子感慨道:“當年我們撿來的小娃娃,真的長大了。當初我們還差點把他送人了。”

    馬爺點頭:“差點。幸好你把他偷了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這小家伙,已經被我們教導的沒有那么容易吃虧上當了,我總擔心他在外面吃虧,現在可以放心回村了……”

    瘸子說到這里,突然停下腳步,馬爺也停下腳步,兩位老者看向前方的涂江。只見涂江的江面上一位中年男子站在江心,腳下波濤洶涌,他卻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“國師,傷好了?”瘸子眉頭挑了挑,笑問道。

    延康國師頷首:“我的傷好了,兩位的傷呢?”

    馬爺活動一下臂膀,沉聲道:“勉強可以一戰。”

    瘸子抖了抖腿,嘆道:“牧兒說還不可以太用力,不過要打的話,我用一條腿也可以。國師倒也沉得住氣,當日聽到我們在房中,明知道我偷了你家的東西,卻還是選擇退走,隱忍到現在,著實不易。”

    延康國師淡然道:“我那日傷勢未愈,所以不得不退讓。兩位都是前輩高人,并不是惡人,盡管偷盜東西也只是為了賑災。我并不想與兩位動手,只要兩位將帝碟交出來,我任由兩位離去,不傷和氣。”

    “帝碟?”

    瘸子與馬爺對視一眼,笑道:“帝碟這玩意兒,我研究了二十多年也沒有研究出什么奧妙來,給你也無妨,不過那玩意兒已經被我送人啦。”

    “送人了?”

    延康國師頭頂突然浮現出群星,璀璨星河,群星動搖,顯然內心并不平靜:“送給何人了?”

    “你們延康國的中散大夫。”

    瘸子嘿嘿一笑,與馬爺并肩離去。

    “中散大夫?”

    延康國師怔了怔,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,并沒有動手,輕聲道:“帝碟被送給了他?他竟然敢接?是打算造反嗎?這帝碟,是神賜給開國皇帝之物,象征著皇權,而且據說還藏有一個秘密……要不要找他討回來?”

    他站在江心,沉吟半晌,搖了搖頭,轉身離去:“皇權,不是靠一塊帝碟便能決定的。皇權,靠的是民心向背,與帝碟無關。”

    士子居中,秦牧把藥湯倒了,清洗藥鼎和藥爐,洗刷幾遍不留下半點污漬,這才放在太陽底下曬。

    狐靈兒也幫忙打掃,看到桌子上有一塊玉環,驚訝道:“公子,那兩位老爺丟東西了!”

    秦牧湊過頭來看了一眼,玉環上的一些文字在不斷的流動變化,很是眼熟,道:“這是……瘸爺爺的帝碟。多半是瘸爺爺落在這里的,我和村長去大墟黑暗中時,瘸爺爺將這塊帝碟戴在我的脖子上,不過沒有派上用場。瘸爺爺將帝碟丟在這里做什么?他一向是走一路撿一路東西的,從未丟過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他搖了搖頭,將帝碟與自己的玉佩拴在一起,心道:“等回村之后再還給他。”然后又將都天魔王拖了出來,打開神像肚子,擺弄了兩下,把齒輪運轉的軌跡更改了一下,道:“魔王,你現在可以動了。”

    都天魔王冷笑道:“你戲耍我,我才不動。小兔崽子,待我真身降臨,我會讓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狐靈兒人立起來,兩只爪子叉腰:“我家公子現在便有一百種手段讓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秦牧意味深長道:“靈兒,說少了,一百種怎么夠?”

    都天魔王呵呵笑道:“小鬼,你盡管施展手段,我若是怕了,便有負這幾萬年的修行。”

    秦牧勸道:“何必呢?大家都是魔道的同道,我也是魔道的,你將你所知的幽都語言教給我,我放你走,豈不是兩全其美?”

    “呸!”都天魔王叱道。

    秦牧冷笑道:“我把你送到青陽殿,讓法慶禪師每天對著你念佛經,法慶禪師最喜歡感化魔頭,肯定會樂此不彼。”

    都天魔王冷笑:“呵呵,我乃魔頭成神,憑他也想感化我?你說的那個法慶禪師,讓他盡管來,看看他感化我,還是我將他變成魔頭!”

    秦牧遲疑,都天魔王的魔性深重,法慶禪師來度化他,多半會被他度化,變成魔頭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他怎么沒有把我們變成魔頭?”狐靈兒納悶道。

    都天魔王氣急敗壞,喝道:“狐貍小魔頭,你們還用得著我來把你們變成魔頭嗎?你們本來便是魔頭!這次我認栽了,給我個痛快的!”

    秦牧搖頭,輕聲慢語道:“我不是那種人。靈兒,以后讓他跟著你,我教你怎么操控這里的機關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第三更了,兄弟們,有票票的捧個票場~~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我心狂野官网
大唐麻将官网app下载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遗漏 宝博棋牌官方网站版 今天宁夏11选5结果 长春麻将 极速赛车全天计划 华能国际股票行情 深海捕鱼达人千炮版 安卓单机版麻将大全下载 pk10app下 2011092期深圳风采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心悦吉林麻将苹果版 安徽11选5开奘结果 500万即时比分 好玩的棋牌游戏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