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牧神記 >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麻翻太學院
    “太醫殿有人中毒了!”

    殿外經過的幾個士子立刻發現了太醫殿中的異狀,一人連忙向外沖去,高聲叫道:“我去叫國子監,你們趕緊進去救人!”

    其他兩個士子連忙沖入殿中,只嗅到一股香氣,便直挺挺倒下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青陽殿的法慶禪師帶著幾個僧人沖來,呼嘯闖入殿中,喝道:“趕快救——”

    噗通,噗通。

    那幾個僧人紛紛倒地不起,法慶禪師畢竟修為強大,轉身便向殿外走去,剛剛來到殿門處,終于也支撐不住,仆倒在殿門外。

    “法慶禪師也被毒到了!”

    外面的幾位士子忙慌上前來救法慶禪師,突然嗅到一股香氣,也相繼倒地。四周的士子見狀,一邊叫人一邊向這里奔來,還未來到跟前便噗通噗通的毫無預兆的仆倒在地。

    而士子居、神通居和皇子苑的士子們也得到消息,慌忙趕來,其他各殿的國子監也紛紛出動,打算救人。山門前,還有一些士子聽到這個變故,來不及與佛子對抗,連忙上山,營救同門。

    霸山祭酒也得到消息,急忙飛奔來到太醫殿前,只見太醫殿的前方已經躺到了幾百位士子和國子監。

    ——那失迷香的香味已經從太醫殿中蔓延,擴散到殿外。

    凌云道人等國子監站在不遠處,臉色大變,突然陣元殿的朔風道人上前,雙袖兜風,沉聲道:“這毒極為厲害,還是吹散這毒氣才好救人!”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他雙袖噴出兩股狂風,向太醫殿中吹去。霸山祭酒臉色大變,厲聲道:“不要吹!”

    陣元殿的朔風道人還未回過神來,那殿中濃郁的香氣被吹出了大殿,彌漫開來。霸山祭酒喝道:“屏住呼吸!”

    不過已經晚了,失迷香的香味四下散開,一個個士子噗通噗通倒地,身軀僵硬,而國子監修為深厚,只覺四肢發麻,腿腳發軟,元氣也變得懶洋洋的,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霸山祭酒見機得早,而且修為極高,只吸入一絲香氣,當即以渾厚的真元將香氣逼出體外,四下看去,只見諸多士子成片成片倒下。

    “糟糕,這是要滅門了嗎?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片悲涼,這股香氣只怕很快便要彌漫整個太學院,能夠不被麻翻的,恐怕只有寥寥一二十人而已。這些人有著天人境界以上的修為,能夠將那股異香逼出體外。

    太學院乃是當今世上的第一圣地,而今竟然要被這股異香統統放倒,不是滅門也相差無幾了。

    “太醫殿的幾個老混球,到底煉的是什么毒?”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失迷香并非是毒,只是一種麻藥而已,過一兩個時辰,麻藥的藥力便會褪去,傷不到人分毫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太學殿前突然一個葫蘆冉冉升空,葫蘆嘴向下,傳來一股可怕的吸力,從山頂向下吸去,將漸漸蔓延的香氣連同空氣一起吸入葫蘆之中。

    山上山下,掀起一股狂風,沒過多久異香消失,霸山祭酒舒了口氣:“幸好有大祭酒在,沒有席卷全山。不過這些人只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虎目含淚,看著太醫殿前無數“尸體”,突然,耳邊一個聲音傳來,笑道:“霸山,他們又沒有死,你哭什么?”

    霸山祭酒微微一怔,連忙上前試了試一具“尸體”的鼻息,果然中氣十足。

    少年祖師來到他身邊,四下看去,皺了皺眉頭道:“好像是毒王的手筆,是了,我知道是誰動的手腳了。這個小壞蛋,無法無天了!”

    霸山祭酒遲疑道:“大祭酒,聽聞是幾位太醫煉藥,出了岔子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祖師冷笑道:“太醫殿的幾位太醫,還煉不出如此強的麻藥,一定是那個小鬼頭在殿中煉藥,結果煉岔了連自己都被麻翻,還麻翻了全院的士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剛剛說到這里,突然眼睛直了,直勾勾的看著不遠處。

    霸山祭酒不解,順著他的目光看去,眼睛也直了。

    只見一個少年士子繞過太學殿從后山走來,雙手托著一頭雄壯無比的大青牛,那頭大青牛也被麻翻,四個蹄子被捆在一起,四腳朝天,被那少年托著走過來。

    而牛蹄子上還坐著一只純白沒有一絲雜色的小狐貍。

    那少年士子見到滿地的“尸體”,微微一怔,又看到霸山祭酒和少年祖師,不由臉色大變,連忙將青牛扔了,抓起狐貍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牛牛!”

    霸山祭酒狂奔過去,將那頭被麻翻的青牛接住,一臉肉疼,怒道:“臭小子,你放倒我的坐騎,我與你誓不甘休!”

    秦牧還未跑出多遠,突然領子一緊,被少年祖師拎起,然后眼前景色飛速變幻,下一刻便出現在太醫殿前,站在滿地“尸體”中間。

    秦牧老老實實,低頭看著身邊的白狐,白狐也老老實實,低頭看著自己毛茸茸的前腳。

    少年祖師氣極而笑,指著滿地“尸體”,半晌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墻角站著!”少年祖師憋了半天,喝道。

    秦牧和狐靈兒走到太醫殿墻角,低頭站著。

    少年祖師黑著臉,背著雙手在一人一狐面前走來走去,突然喝道:“誰下的毒?”

    秦牧連忙道:“那頭牛是我麻翻的,至于這些士子和祭酒,我便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祖師沉著臉道:“如何解?”

    秦牧老老實實道:“不消解,只需等待一時片刻,他們便會復原。”

    少年祖師冷哼一聲,豎起指頭數落道:“你才來太學院幾天,便折騰個天翻地覆!士子居的士子,快被你打一遍了,士子居的房子,也快被你拆干凈了!在墻上種腦袋,在地里種人,你當我不知道嗎?當著皇帝的面打翻凌云國子監,現在又放毒麻翻了霸山祭酒的坐騎!麻翻了太醫殿不說,我這太學院幾乎所有人都被你麻翻了!你下一步準備干什么?放倒京城里所有人嗎?”

    秦牧想了想,撓頭道:“那得多大的丹爐才能煉出來這么多的失迷香……我的意思是,麻煩這些士子和祭酒的失迷香,絕對不是我煉的!”

    少年祖師氣結:“那么你倒說說,你麻翻霸山祭酒的坐騎作甚?”

    霸山祭酒走了過來,好奇道:“是啊,你麻翻我的牛作甚?”

    秦牧眨眨眼睛,道:“我和它鬧著玩哩。我打算……偷菜園子里的菜,這幾日吃得太油膩,所以想換個口味。”

    霸山祭酒狐疑,道:“你放倒了我的牛,為何不去偷菜,反倒將它扛著飛奔?你是看中了我菜園子里的菜,還是我的牛就是你的菜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秦牧低頭看著陪自己站墻角的小狐貍,小狐貍也找不出理由。

    霸山氣結:“你說不出來了?你說該如何罰你?大祭酒,他剛剛上山便敢吃我的牛,還放毒,差點把太學院所有士子都給害了,此子留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祖師咳嗽一聲,低聲道:“霸山,他是毒王的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霸山祭酒嚇了一跳:“毒王?哪個毒王?”

    少年祖師悄聲道:“還能是哪個毒王?當然是玉面毒王。治好太后的病的那個花巷神醫,就是他。他治病救人厲害,下毒也不會比國師府的輔元清差了。”

    霸山祭酒毛骨悚然,連忙離秦牧遠一些,呵呵道:“我的牛既然沒事,那么此事我便不追究了。大祭酒,你來處理便是。”

    少年祖師頭大,秦牧哪一點都好,就是會折騰。

    村長等人將秦牧栽培得很出色,祖師也很滿意,但是折騰太學院倒也罷了,萬一到了天魔教,折騰天魔教那就極為可怕了。

    突然,少年祖師露出笑容,慈眉善目道:“我還有兩個月就會辭官,不能再出簍子了。你這兩個月,安分一些可好?”

    秦牧點頭,爭辯道:“麻翻太學院的失迷香,真不是我煉的!”

    少年祖師笑瞇瞇道:“是誰將失迷香的藥方傳出去的?”

    秦牧低頭。

    少年祖師喚來霸山祭酒,道:“霸山,你來。”

    霸山祭酒上前,少年祖師笑道:“這兩個月,你盯緊他。等到兩個月后我退了,你便可以輕松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祭酒的意思是……”霸山祭酒湊到跟前,提起手掌做出一個向下切的動作,露出詢問之色。

    少年祖師似笑非笑,道:“想多了。他是神醫,連太后的病都治好了,而且一劑麻藥,麻翻全山。你若是殺了他,我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他!”

    霸山祭酒恍然大悟,道:“早聽聞京城來了個神醫,沒想到竟是這小子。我看著他也不無不可,只是我性子野,不習慣呆在山上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祖師笑道:“你去哪里便帶著他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霸山祭酒稱是。

    少年祖師吐出一口濁氣,道:“別愣著,把這些被放倒的士子和祭酒抬出來,讓他們透一透氣。”

    秦牧與霸山祭酒連忙走入太醫殿,將殿中眾人抬出。

    太學院的士子被放倒了大半,國子監也被放倒不少,待到失迷香的藥性過后,所有人都先后醒來,只是頭腦還有些暈暈沉沉,一時片刻間無法徹底恢復。

    太醫殿的幾位老太醫向眾人賠禮道歉,很是羞愧,對秦牧的欽佩卻又多了幾分。

    他們這才知道秦牧收藥時為何會讓他們避開,這失迷香的藥力太強,秦牧擔心泄露,所以才讓他們走遠一些。

    也正是這個原因,導致他們沒有看到秦牧收藥的手法,以至于惹出了這場大亂子。

    也幸好只是麻藥,倘若是聞著就死的劇毒,只怕延康國未來的精英會一股腦死掉大半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突然有人驚叫道:“佛心佛子與鏡明大和尚走了!”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我心狂野官网
3d太湖字谜藏机图 网络游戏怎么赚钱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给我 北京小赛车开奖结果 中原风采22选5走势图 cpa广告联盟是什么 大庆麻将规则 三分pk拾押注技巧 贵州11选5哪里可以玩 姚记棋牌正版 老板欢乐麻将全集下载 青海11选五5全单开奖前后 皇冠比分手机版99822 武磊转会德甲最新 大嘴棋牌下载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