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牧神記 > 正文卷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龍血寶樹護神魂(第二更!)

正文卷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龍血寶樹護神魂(第二更!)

?    鬼船上,魏隨風面色凝重,檢查秦牧頭腦受到的損傷,立刻十指翻飛,飛速連點,以大育天魔經的造化七篇封住秦牧的魂魄和靈胎,免得他的靈和魂離體。

    隨即,他的身軀猛然化作一道細小影子,唰的一聲進入秦牧的眉心靈胎神藏。

    大育天魔經是他從樵夫圣人石上傳經中參悟出的功法,歷代天圣教主修煉的都是他傳下來的功法。

    身軀化作黑影,叫做魔影幻魔功,除了魔影幻魔功之外,還有鏡像功,可以身軀化作鏡像。

    魏隨風來到秦牧的靈胎神藏,四下看去,心中吃了一驚,但見秦牧的靈胎神藏與其他任何人都大為不同,廣闊浩瀚,如同宇宙洪荒!

    “難怪師弟這般強大!”

    他顧不得細看,只見秦牧的靈胎神藏處在崩塌之中,天象紊亂,地理傾覆,到處都是天塌地陷,這里的陰陽四相五行七星,都已經亂作一團。

    “天斗道功!”

    魏隨風輕喝一聲,將自己的天宮祭起,鎮住涌動的地水風火,平息地理,伸手一揮,天象不再紊亂,群星歸位。

    他旋即分陰陽,定五行,總算讓秦牧的傷勢不再惡化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看到秦牧靈胎神藏中的一個巨大豁口,那是一桿大槍刺穿這里留下的傷痕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!”

    魏隨風心中凜然,將那道槍痕中暗藏的神通抹去,這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秦牧的靈胎和魂魄破破爛爛,一座座天宮也變得破敗不堪,靈胎與魂魄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魏隨風皺眉,這種傷勢便不是他所能治愈的了。

    秦牧的神識波動,氣若游絲:“大師兄,龍丕脖子上掛著一個玉瓶,瓶中有鴻蒙元液……”

    魏隨風急忙從他神藏中飛出,取下龍麒麟脖子上掛著的壺天瓶,飛身進去,取出一些鴻蒙元液放在一口大金缸中,把秦牧的頭泡在缸內。

    “魏大教主好像放太多的元液了……”

    龍麒麟看了看缸中的元液,心道:“他大概不知道這鴻蒙元液是用來澆灌地母元君的本體的,放這么多元液,不會出問題吧?”

    秦牧的頭顱開始吸收鴻蒙元液,他的靈胎神藏像是重新掀起一場造物運動,破碎的星辰紛紛恢復,斷裂的太極圖也在急速復原,日月重新運行,斷山拔地而起,天降甘霖,一尊尊古神虛影復活。

    秦牧的靈胎和魂魄也在急速恢復之中,血肉在飛速滋生。

    魏隨風捏著壺天瓶,隨時準備往缸里添加鴻蒙元液,只見缸中的鴻蒙元液一點一點的減少,每減少一些,他便往里面添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覺得還是不夠,于是捏著秦牧的嘴巴,往秦牧肚子里咕嘟咕嘟的灌著鴻蒙元液。

    龍麒麟嚇了一跳,連忙提醒魏隨風,道:“大教主,鴻蒙元液不能多吃,會撐爆的。這是用來澆灌元木的寶物!”

    魏隨風在他腦袋瓜子上重重捶了一記:“你是教主還是我是教主?我是老江湖,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,我自有分寸……”

    他還未說完,卻見金缸中秦牧的身體漸漸變大起來,很快個頭比他還要高出許多!

    魏隨風嚇了一跳,龍麒麟道:“大教主,你吃的鹽真的未必有我吃的飯多,我的飯是靈丹……”

    魏隨風又在他腦袋上敲了一記,緊張兮兮的盯著缸中的秦牧,金缸足夠大,但也漸漸容納不了秦牧的身軀。

    “師弟!”

    魏隨風額頭冒出冷汗,爆喝道:“你新生的肉身不比從前的肉身,需要磨礪,快催動你的功法,免得大而不強!”

    秦牧渾渾噩噩,張開眼睛看了他一眼,又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魏隨風皺眉,圍著金缸走來走去,道:“他肉身無傷,靈胎神藏和天宮的傷勢也基本痊愈,那么為何還不醒來?”

    思索之間,秦牧的個頭又暴漲幾丈,如同一尊少年造物主。

    魏隨風立刻把金缸中多余的元液取出來,只是被他灌入秦牧肚子里的元液他便無可奈何了,而且秦牧的傷勢太詭異,讓他拿捏不準秦牧到底傷在何處。

    “他與誰交手,傷的這么重?”魏隨風急忙問道。

    龍麒麟連忙道:“大鴻,疑似太帝的借生之軀,應該是后世的鴻天尊。”

    “太帝!那么傷勢最重的地方在神識,神識我并不強,只怕無法幫他治療。”

    魏隨風嘗試著催動神識,與秦牧的神識觸碰,兩人神識觸碰之間,魏隨風立刻察覺到秦牧的神識極度紊亂,立刻道:“師弟,神識的傷勢如何治愈?”

    秦牧勉強清醒片刻:“尋到宮鋆神王,她欠我一個情面……”說罷,他眉心中一株龍血寶樹飛出,落在金缸旁邊。

    龍血寶樹枝條翻飛,陣陣悅耳的道音傳來,魏隨風見狀松一口氣,秦牧僅存的神識飛出,寄托在龍血寶樹之中,借寶樹的道韻來讓自己暫保清醒。

    而金缸中的秦牧也不再變大,身體四周道道光暈圍繞他旋轉,近有兩千個光暈,每個光暈中都有一個小小的古神虛影。

    這些古神虛影住在秦牧的肉身各處,一起煉化消耗體內多余的鴻蒙元液。

    魏隨風見狀,嘖嘖稱奇,秦牧從天帝昭陽殿盜取的龍血寶樹,恰恰可以維持秦牧的一點神識不滅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可以找到宮鋆神王?”魏隨風詢問道。

    他元氣飛出,把秦牧從金缸中托起,放在龍血寶樹下,秦牧身體上沒有衣物,衣物也被大鴻毀掉。

    魏隨風脫下身上的衣袍,龍麒麟慌忙給秦牧穿上。

    秦牧跌坐在哪里,一動不動,繼續催動霸體三丹功守住肉身,龍血寶樹中傳來他的神識波動:“六十萬年前,龍漢天庭分家,這件大事,宮鋆神王應該不會錯過。”

    煙兒問道:“為何不能回到阿丑土伯大鬧天庭的那一刻?那時宮鋆神王把大鴻綁起來抽,方便尋到她。”

    魏隨風搖頭,催動鬼船,鬼船外迷霧重重,道:“那時候你們也在那里,不可能同時存在兩個自己,除非一方消失。回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他正打算將秦牧和龍血寶樹送到寶輦上,突然光芒晃動,一個巨大的華蓋出現在寶輦上,卻是守護霄漢天庭的那個華蓋到了夜晚,便徑自回到鬼船。

    這寶輦承受了秦牧與大鴻的拼死一戰,華蓋砸過來,寶輦頓時再也撐不住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魏隨風皺眉,雙手輕輕一劃,無數符文大道化作一個大圓,將龍血寶樹和秦牧收入園中。

    他伸手輕輕一拍,這個圓環落在煙兒的腦后,像是古神賜福所形成的光暈。

    魏隨風又喚來林梟,道:“再摘一個燈籠來!等一下,多摘幾個,免得又被人打碎了!”

    一頭雞婆龍奔來,鳥喙上掛著九盞燈籠。

    魏隨風取下燈籠,六條天龍和龍麒麟、煙兒每人拿了一盞,還有一盞掛在龍血寶樹上,囑咐龍麒麟道:“我們已經化作不易物質,無法離開鬼船,我也不知道外面是否便是六十萬年前,是否有危險,你們一定謹慎!”

    他沉吟一下,道:“倘若是六十萬年前,你們便去見北帝之子幽溟,把他的琉璃青天幢偷來,足以自保!”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我心狂野官网
新疆11选5时时彩网 浙江6+1开奖结果查询 闲来贵州手机麻将官网 25选5必中聪明组合 申城棋牌真人斗地 7mcn篮球即时比分网 喜迎棋牌官网 广东11选5 理财经理资产配置案例 真人成都麻将血战到底 陕西11选5今日预测 2019上证年线 3d历史上今天开奖 好友麻将软件 英超停摆利物浦 打麻将小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