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牧神記 > 正文卷 第九百三十九章 心魔天帝
    若是秦牧在船上,聽到這句話一定嚇得跳起來。

    他一直猜測云初袖是帝后娘娘,而且有種種的跡象表明,帝后娘娘才是始作俑者,謀害自己的妹妹元姆夫人,入主元姆夫人的肉身回到天庭。

    帝后又化作絕無塵引誘天帝轉世,暗殺天帝,被凌天尊所殺后又趁機轉世,混入天盟,成為十天尊之一。

    他還猜測憐花魂便是元姆夫人轉世,甚至懷疑元姆夫人死而不僵,也混入天盟,成為十天尊之一。

    他作出這種猜測,并且深信不疑的理由是,云初袖知道自己曾在鬼船上為帝后娘娘招魂。

    然而憐花魂這句叫我姐姐,將他的猜測顛倒了過來!

    可惜,秦牧沒有在船上,更可惜的是,洛無雙并不知道這兩個女子的來歷,對她們的姐妹之爭也絲毫沒有興趣,而是看向星河上方。

    星河上,秦牧等人的身影快若流光,身后一尊尊神祇銜尾追殺而去。

    “倘若秦霸體跑出尸行者的籠罩范圍,便會被觸發心魔,為何他偏偏如此魯莽,非要激怒船上的這些強者?”

    洛無雙順著星河向前看去,突然心頭一跳,他看到了黑暗的虛空中,一片浩瀚無垠的陸地出現在星河的盡頭。

    “太虛之地……原來如此,他看到了太虛之地!”

    洛無雙雙眸中兩道刀光射出,在半空中交錯,錚錚作響,驚醒樓船上的眾人,喝道:“立刻驅船,趕往太虛之地!”

    樓船上剩下的那二三十人急忙催動樓船,加快速度,云初袖和憐花魂也各自錯開目光,催動樓船。

    太虛之地是云羅帝魏隨風發現的一塊懸浮在太虛中的陸地,在那里沒有詭異莫測的心魔,這次火天尊、虛天尊率領眾多弟子云游太虛,是打算探索太虛之地的秘密,尋找無憂鄉和開皇的蹤跡。

    樓船頓時加速,追趕秦牧一行人,洛無雙也親自催動元氣,將這艘樓船的速度提升到極致。很快,樓船便追上前方追殺秦牧的眾人,洛無雙高聲道:“太虛之地到了,你們到船上來!”

    一道道光芒流轉,從星河上方墜落,相繼落在樓船上。

    眾人殺氣騰騰,看向前方在河面上奔行的秦牧,各自準備神通,催動神兵,只待追上他便隔著天河將他擊殺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洛無雙突然額頭上冒出冷汗,聲音有些沙啞:“前方沒有尸行者了……停船!快停船!”

    此刻,秦牧正從最后一尊尸行者的肩頭上一躍而起,在他躍起的剎那,身軀四周無數傳送符文亮起,呼啦啦旋轉,裹著他的身形猛然消失!

    “牧天尊真是滑不留手!”云初袖撫掌贊嘆道。

    樓船放緩速度,然而慣性使然,這艘樓船還是從最后一尊尸行者的身下飛過,連續沖出百余里的距離,船上眾人心中不禁恐懼,各種心魔紛沓而來。

    洛無雙晃了晃頭,高聲道:“不要停下,全力催動樓船,在心魔化作實質之前,沖入太虛之地!”

    他的話音剛落,噠噠的聲音傳來,洛無雙額頭冒出冷汗,回頭看去,樓船后方,站在箱子上的秦牧出現,目光森然向他看來。

    箱子全力奔行,追趕樓船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樓船外空間晃動,一顆巨大的眼珠子從虛空中擠出來,目光殘忍兇惡,不知是船上誰的心魔。

    那只大眼珠子突然上下分開,眼珠子里面竟然長滿了利齒,張開大嘴向樓船咬來!

    與此同時,各種魔怪從虛空中鉆出!

    比樓船還要長的惡龍,潛伏在船下的觸手魔怪,背上長著不知多少眼睛的巨型蜘蛛,無頭的新娘,身著烈火的古神!

    而且,不僅僅有魔怪,古神天帝的身影也從虛空中浮現了。

    不僅有古神天帝,還有天尊,不知是哪個天尊的弟子把自己的師尊當成了心魔!

    “中計了。”

    洛無雙心中暗嘆一聲,獨臂拔刀,斬向那顆大眼珠子,心道:“秦霸體之所以還未到太虛之地便開始逃遁,他的目的就是讓我們追趕他。他可以借用傳送神通,先我們一步傳送到太虛之地,而我們追出尸行者的氣息籠罩范圍,便會有心魔將我們斬殺。這廝,果然心狠手辣!”

    船上的神官厲聲叫道:“不必再催動非想非非想!竭盡一切法力,沖向太虛之地!”

    他這句話還未說完,一只長著翅膀的飛龍撲來,將他抓起,拖入虛空。

    虛空中傳來一聲慘叫,那神官被虛空中涌出的數不清魔怪撲到身上,很快殞命。

    洛無雙斬殺那顆大眼珠子魔怪,立刻全力催動樓船,船上所有人也拼盡一切力量,將樓船的速度提升到極致。

    樓船浮光掠影,這艘船盡管是頂尖的神兵,但在這種速度下船體已經開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,不斷有船板啪的一聲炸開,或者鉚釘脫落,向后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船體搖搖晃晃,隨時可能解體!

    洛無雙偷眼看去,只見虛空中那尊偉岸無雙的天帝正在徐徐轉頭,向這艘船看來。

    他心頭一片冰涼。

    天帝的身軀實在太龐大了。

    樓船速度雖然極快,然而在這尊龐然大物面前卻顯得微不足道,像是一只細小無比的蟲子慢悠悠的從古神天帝的面前飛過,掠過他的鼻翼。

    好在,即便是太虛形成古神天帝心魔也并非一時便能辦到,他們還有機會逃至太虛之地。

    然而古神天帝形成得較慢,其他心魔的形成速度卻快得驚人,船上的眾人心魔滋生,不斷有魔怪出現在樓船邊,向疾馳的樓船撲去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頭六足雙翼如狼似虎的魔怪跳到甲板上,張開大口,一口吞掉一尊真神。

    洛無雙撲上前去,刀光亮起,將那頭魔怪斬殺,然而樓船下一條條觸手翻飛,攀住樓船,將樓船速度拖慢。

    洛無雙震刀,刀光一分為二,二分為四,四分為八,頃刻間刀光如同瀑布從空中奔流而下,沿著甲板和船邊流去。

    那刀光避開船上眾人,眨眼間便將樓船清洗一遍,船底的魔怪被碎尸萬段。

    洛無雙畢竟是凌霄境界的大高手,以刀入道,實力高絕,撲上傳來的魔怪雖多,但他足以保證船上眾人的安危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個巨大的光輪出現在前方,濃烈無比的光芒耀眼無比,然后一顆頭顱緩緩抬起。

    “鴻天尊!”

    洛無雙倒抽一口冷氣,那尊冉冉升起的天尊,正是天庭十天尊之一的鴻天尊。

    鴻天尊雖然還是虛影,但是他腦后的光輪已經形成,他的手掌抬起,迎著樓船抓來。

    “向天尊出刀嗎?”

    洛無雙面色如土,這尊鴻天尊不知是誰的心魔,但同時也是他的心魔。

    他不敢向天尊出刀。

    那是天尊。

    天庭的至尊!

    哪怕只是虛影,哪怕只是太虛幻化出的心魔,他也不敢殺向天尊。

    天尊,代表著無上的神威,代表著天庭最高的戰力,別說向天尊出刀,哪怕是動一下這個念頭都是莫大的罪孽!

    “然而……”

    洛無雙獨臂擎刀,騰空而起,眼中露出決絕,憤聲怒吼:“牧天尊我都敢打!更何況鴻天尊!我來破我心中神——”

    他身后天宮嗡的一聲飛出,他的元神站在天宮的凌霄殿中,同時拔刀,迎著鴻天尊的虛影一刀斬下!

    這一刀斬出,洛無雙只覺一種豪情從胸腔中勃然而出,他的刀法一直以來都是精于計算,堂堂正正,深得規矩方圓的三昧,精巧但無豪情。

    而現在,他竟然從規矩方圓中跨出去!

    刀光斬在鴻天尊的大手上,將這尊虛影的手掌切開,無比明亮的刀光隨即落在鴻天尊的面門,深深砍入他的頭顱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聲脆響,洛無雙手中的刀炸開,盡管只是虛影,這尊鴻天尊的力量依舊大得不可思議,將伴隨他成長的神刀震得粉碎!

    洛無雙被震得吐血,向后跌去,后方的樓船沖來,他的身形砸在樓船上,滑行數百丈。

    樓船從鴻天尊的虛影腦后的光暈中穿過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前方便是太虛之地。

    鴻天尊的虛影緩緩轉身,而在鴻天尊身后,古神天帝虛影的手掌向樓船拍來。

    樓船呼的一聲沖入太虛之地,而在此時古神天帝的手掌也來到太虛之地,眾人心中驚駭欲絕,呆呆的看著越來越大的天帝手掌,只剩下絕望。

    只見這只巨大的手掌來到太虛之地的大氣層,手掌立刻開始燃燒,在剎那間便化作黑灰飄散。

    這片太虛之地顯然有一種奇異的力量守護,不至于被外面的魔怪侵襲。

    然而這一掌的力量還是掀起恐怖的波動,盡管沒有拍在樓船上,樓船卻轟然四分五裂,神木爆碎。

    船上眾人如遭重擊,紛紛吐血,有人實力稍弱,直接被壓得粉碎,肉身在半空中爆開,元神也化作飛灰!

    那尊古神天帝不知是誰的心魔,盡管只是虛影尚未實化,盡管天帝手掌來到太虛之地便徑自崩潰,然而這一掌的余波卻幾乎讓他們全軍覆沒!

    洛無雙拼死抵擋這一擊,承受的攻擊最重,全身炸開無數個傷口,鮮血噴流,從半空中跌落下去。

    他未能保護住船上各大天尊和天庭巨頭的弟子,最低有半數神人葬送在這一擊的余波之中。

    洛無雙心中冰涼,難以壓制的悲傷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他們此行是以秦牧為首,但是負責保衛這些天尊、巨頭弟子的卻是他,死了這么多人,他難辭其咎。

    自己就算是能夠活著離開太虛,返回天庭,也難逃一死。

    他萬念俱灰,任由自己的身體從天空墜落,但見下方一座座大山瑰麗雄奇,比正常的山巒更大,更加挺拔俊秀,大河也更寬,瀑布真可謂是從天而降,飛流直下數百里。

    白云悠悠,蒼茫如海,他墜落的身形破空墜落,斜斜劃過一座高山時,但見飛瀑如同銀河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他看到秦牧站在那道飛瀑的頂端,正在抬頭看著破碎的樓船上百十道身影拖著長長的火焰和濃煙,從天空中砸落,落向太虛之地的世界各處。

    秦牧收回目光,似乎注意到他,還沖他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這個魔王!”洛無雙勃然大怒,轟然砸入瀑布下的深潭之中。

    飛瀑頂端,秦牧展開一卷地理圖,細細審視,然后四下里張望,對照山川地理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瀑布突然倒流,沖天而起,如同一口巨大無朋的水刀,切開天空。

    洛無雙站在倒流的瀑布之上,殺氣騰騰的向他走來,一字一句道:“牧天尊,你是整個天庭的隱患,智謀深沉,心狠手辣!”

    秦牧卷起地理圖,笑道:“我救過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非是要替天庭殺你,而是要延續四萬年前那一戰,斬殺我心中的魔。”

    洛無雙如同一口出鞘的神刀,胸中有一腔豪情涌動,沉聲道:“靈秀軍洛無雙,挑戰上皇霸體!請——”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我心狂野官网
秒速牛牛稳定计划 二分彩平台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山西11选5 辽宁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紫金阁棋牌游戏?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广东 北京十一选五牛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好彩3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七星彩中奖号码 贵州省3d开奖结果 多乐彩开奖结果江西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技巧 幸运11选5技巧 排球比分制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