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牧神記 > 正文卷 第九百二十六章 問道于蟾和求道于人
    丹鳳來手足冰涼,喉嚨中發出野獸般的嘶吼,祖神王是十天尊中的祖天尊,這些人都是他門下的弟子,他的弟子眾多,桃李滿天下,然而祖神王沒有這么多精力去教弟子。

    因此教導這些師弟師妹的,都是丹鳳來!

    丹鳳來對他們有師恩,而他們對丹鳳來也極為敬重,這種感情,常人難以想象。

    祖王宮這么多師弟師妹都死在這里,他的心痛如刀割,然而還是一狠心把嘶吼聲壓下,咽回肚子里!

    祖神王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不輕不淡道:“牧天尊作惡多端,趁著我不在宮中,殺了我二百多位弟子。我的徒兒鳳來親眼所見,是否是這樣,鳳來?”

    丹鳳來躬身,麻木道:“正是如此,弟子親眼所見。”

    祖神王滿意的點了點頭,從臨淵臺上走下,拍了拍他的肩頭,道:“變法這種事情,大逆不道,你也聽到了一些天河神藏,但是你的修為已經很高。我相信你知道利與害,不會妄為。”

    丹鳳來稱是,木然道:“弟子明白。變法有違祖宗之法,大逆不道,弟子對這種無恥行徑深惡痛絕,恨不得除之而后快。”

    祖神王從他身邊走過,悠然道:“牧天尊這廝,禍害了瑯軒神皇之后又來禍害我,他準備禍害的下一個天尊是誰?這小子來到天庭,很多人都以為他必死無疑,卻沒想到他反而越來越活躍……鳳來,好生安頓這些師弟師妹,他們的家人,厚賞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遵旨。”

    丹鳳來抬起頭來,目送他遠去,心中默默道:“師弟師妹們是因為牧天尊而死,倘若他不傳法,不講道,師尊根本不會殺死他們!牧天尊,我與你深仇大恨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他不敢記恨祖神王,這種仇恨只能轉嫁到秦牧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牧天尊,鴻天尊閉關潛修,我鴻天宮已經封宮,不見外客。”

    云初袖帶著秦牧等人來到鴻天宮,看守宮門的神祇歉然道:“天尊前來造訪一事,等鴻天尊出關之后小神會稟告鴻天尊知曉,鴻天尊定然會回訪。牧天尊請回吧。”

    秦牧等人只得離開。

    云初袖又將他們引到曉天尊的府邸,也是一樣的答復。

    他們來到火天尊的天宮,看守宮門的神祇道:“太虛有異動,火天尊帶著眾弟子云游太虛查看緣由,不知何時才會歸來。”

    到了曉天尊那里,有神人道:“曉天尊與火天尊一起帶著弟子云游太虛了,不在宮中。牧天尊請回吧。”

    云初袖嘆了口氣,納悶道:“難道所有的天尊都跑出去了?”

    云漸離目光閃動,笑道:“不如去妍天尊、嬙天尊那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云初袖瞥他一眼,甜甜笑道:“哥,你忘記了,這兩位天尊是天妃,居住在后宮中的,咱們豈能見到她們?不如去拜訪昊天尊。昊天尊總該不會也出門了吧?”

    云漸離笑而不語,心道:“她到底是哪位天尊?天庭十天尊中,除了嬙天尊、妍天尊之外,還有宮天尊與虛天尊是女子。可是這兩位天尊也是避而不見,不知道云初袖的真身到底是哪個。有沒有可能,帝后姐妹變成了男人?”

    秦牧道:“不去見昊天尊了,我與他之間有些齷蹉,彼此不和,去了他也是趕我出門。聽聞道祖回歸天庭,那就去一趟天庭道門,拜訪一下這個老道人。”

    云初袖唯恐天下不亂,然而秦牧說去見道祖,她便有些興致缺缺。

    秦牧的目的就是為了來見道祖,只是沒有想到會發生這么多事,把瑯軒神宮和祖王宮鬧得天翻地覆,其他天尊也對他避而不見。

    不過他去天庭道門拜訪道祖,也就不顯得那么突兀了。

    天庭道門。

    道門似乎并未想到秦牧竟然來拜訪這里,以至于守山門的老道人和守門神獸呆呆的看著秦牧等人走來,直到走到門前這才回過神來,急忙奔回道門前去報訊。

    過了不久,一個老道人率領著許多道門弟子迎上前來,賠罪道:“天尊遠道而來,未曾迎迓,還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秦牧打量那老道人,并非是他在龍漢時期見到的道祖,不過聽這老道人的聲音應該是與火天尊一起走入守藏閣的那個老道。

    “天尊,這位是道門的道主。”云漸離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道祖在嗎?”秦牧問道。

    天庭道主連忙道:“道祖不日前回歸道門,正在閉關,要不天尊改日再來?”

    秦牧笑道:“無妨,我可以等他出關。”

    天庭道主無奈,只得請他入山。

    天庭道門占地極廣,比延康道門要奢華不知多少,是一座天宮,叫做玉清天宮。

    林軒道主掌管的道門,盡管昆侖境都屬于道門的地盤,然而道門僅占了其中一個山頭,零星的幾座道觀,沒什么香火。

    然而天庭道門卻極盡奢華之能,宮闕殿宇富麗堂皇,千樓萬閣,這里的道人也并非是一身樸素的道袍,他們衣冠奢華,沒有道人的裝束,甚至還有仆人扈從,伺候飲食起居。

    其實,進入天庭道門的并非是道士,道士是修道之人,很少有欲求,而天庭道門中的弟子只是前來學習道門的功法和術數,當成一個學習道法神通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對于道門的教法內核,他們則一點也不關心。

    他們并非是真道士,而是天庭的權貴把自己的后人送到這里鍍金。

    相反,延康道門則還保留了道祖開創道門時確定的教法內核,并且一力秉承,無論是先前的老道主還是而今的林軒道主,都做的很不錯。

    當然,天庭道門中也有一些身著道袍的道人,道骨仙風,只是數量實在太少。

    秦牧一路走來,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和尚有真和尚假和尚,道士也有真道士假道士,倘若僅僅只是披個外衣,沒有內在的修養,也只不過是糊弄人罷了。

    “道門的真傳,不在天庭之中。”

    秦牧看著一些鮮衣怒馬的年輕男女,心道:“難怪道祖也不經常回到道門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個道人匆匆趕來,向天庭道主低聲說了幾句。

    天庭道主輕輕點頭,笑道:“天尊,幾位,道祖已經出關,聽聞天尊拜訪,命我請諸位過去。請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秦牧心中一喜,跟隨他向前走去,眾人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云初袖笑道:“牧天尊前去拜訪各位天尊,無論哪個天尊都不敢接見,道祖倒是大膽,竟然敢見牧天尊。”

    天庭道主連忙陪笑道:“道祖只是我道門的道祖,豈敢與天尊并列?天尊來訪,道祖豈敢不見?”

    他們來到道門的正殿,這正殿是道門玉清天宮的凌霄殿所處的位置,只是并未按照凌霄殿的格局來建造。

    相反,這座正殿出乎意料的寒酸,是一個草廬搭建而成的道觀,左右有六七丈方圓,門前也沒有什么神獸鎮守,秦牧看到門前的石階上一左一右蹲著兩只癩蛤蟆。

    那兩只癩蛤蟆似有靈性,聽到腳步聲,便把眼睛從腦袋里撐出來,慢吞吞的張開眼簾,看了他們一眼,呱的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然后兩只癩蛤蟆又慢吞吞的把眼睛收入腦袋里,蓋得嚴嚴實實,平平整整。

    煙兒從秦牧肩頭跳下去,鳥喙敲了敲其中一只癩蛤蟆的腦殼。

    那癩蛤蟆又慢吞吞的撐出兩只眼睛,慢條斯理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會說話!”

    煙兒嚇了一跳,向后跳出兩步,警惕道:“你們是妖怪?”

    那癩蛤蟆翻了翻眼簾,不悅道:“你不也會說話?”

    “我不一樣,我是半神,你是蛤蟆!”

    煙兒蹦蹦跳跳上前,笑道:“你這蛤蟆若是凡種,便不能說話,除非你修成妖精。”

    那癩蛤蟆道:“我是道,并非是蛤蟆,自然會說話。”

    煙兒驚訝不已,龍麒麟大腦袋湊到跟前,好奇道:“你是道?誰告訴你的?”

    “老道士說的。”

    那癩蛤蟆一臉嚴肅,道:“他說道是癩蛤蟆,他想求道,有求于我們,便把我們帶過來給他充門面了。你們不懂,退散。”

    煙兒和龍麒麟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秦牧跟隨天庭道主走入這個小破廟,天庭道主轉身,向云漸離、齊九嶷等人賠笑道:“幾位,道祖只見天尊,幾位還請留步。”

    云漸離和齊九嶷連忙道:“不敢。道主請便。”

    他們都知道天庭道門的道主雖然看似個點頭哈腰沒有主見的老道士,然則實力深不可測,是道門中僅次于道祖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云初袖有些不開心,也想跟進去聽聽道祖與秦牧說些什么,然而天庭道主守在門內,面帶笑容,顯然不打算讓除了秦牧之外的任何人進去。

    “這個邋遢道人神神秘秘,鬼鬼祟祟,到底想做什么?”云初袖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秦牧走入草廬,卻見一個邋里邋遢老道人坐在青燈下,見到他來了,那老道人起身,笑道:“牧天尊,許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秦牧笑道:“許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老道人拔下木簪子,挑了挑燈芯,笑道:“人多耳雜,天尊與我一起去燈里說話。”

    那盞青燈炸開一朵燈花,光芒耀眼,那光芒恢復如初時,老道人與秦牧已然消失無蹤!

    等到秦牧視線恢復,只見他們已經來到燈芯中的一個諸天中,那諸天的入口處可以看到是一道燈焰狀的火焰,只是這火焰高達萬丈,極為驚人。

    道祖就在他的身旁,悠悠道:“延康劫爆發,延康變法中斷,牧天尊只身入天庭,老道聽到這個消息便匆匆趕回來,打算幫忙,以報當年點撥之恩。不料天尊手段過人,竟然輕描淡寫便化解了自身的危機。只是天尊的處事未免太傷天和,天尊,你擾亂天庭,可知天庭會因為你的舉動而死多少人,死多少神魔?”

    秦牧冷笑一聲,道:“道祖慈悲,是否知道延康劫死了多少人?十不存一!幾十億條人命,灰飛煙滅!道祖可曾同情過他們?”

    道祖嘆了口氣,道:“延康劫爆發,我也無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秦牧道:“道門崇尚無為,然而當今世道,無為是要死人的!你不能救天下眾生,卻要因為我擾亂天庭死一些天尊弟子便責怪我嗎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道祖道:“只是花草樹木皆是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愚昧!虛偽!”

    秦牧搖頭道:“道祖,你幫助天庭研究古神大道神通,因你而死的人有多少?延康劫死這么多人,你也有罪。這些人命不如你口中的花草樹木?我不過禍害了瑯軒神宮和祖王宮,你便來責問我,誰來責問你?你說道是癩蛤蟆,可是癩蛤蟆不懂得道,人懂!人非但懂,還會創造道。”

    “道祖,你問道于盲了!你想得道,不是要學道問道,而是要創造屬于你的道!能夠創造道的人,才是道!”

    他喝了一聲:“求道于道,不如求道于人!”

    道祖腦中轟然,肅然道:“道人當年曾受天尊點撥,今日又受天尊點撥,受教了。”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我心狂野官网
35选7中奖图表辽宁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欢乐斗牛棋牌app 排列三和值遗漏 奥运男篮比赛比分 3x3篮球比分直播 皇家娱乐被骗了 太行麻将官方下载 29选7走势图2009 瑞典墨西哥比分预测 北京pk赛车是不是合法的 旺旺论坛一肖免费资料 赚钱的棋牌游戏? 山西11选5网上投注 银色雌狮4x 竞彩比分过滤